詩詞裏的守望

2021-04-09 16:35:30 來源: 大眾網 作者: 秦子淇
play

  守望是對一個人、一件事、一方山水、一座故城、一個國家的執着,而詩詞中的守望則更深沉、更含蓄、更內斂,詩人用華美的詩句傳遞出的是更堅定的守望,對人,對山河,對國家。

 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

  今晚,月色剛好,梧桐樹沙沙作響,像是對寂寞的唱和,菊花開了又殘,遠塞的大雁都飛得那麼高,不願加入這孤獨的表演。登上高樓,無言,惟有淚千行,遠處縹緲的笙歌傳來,往昔的雕欄玉砌應該還在吧?只是不再有曾經的人了。故人?故國?無時無刻不在嘲笑你,你想起因你而被俘的大、小周後,為你而死的窅娘,想起父親李璟的囑託,想起故國的子民,也許沒了自己,他們會過得更好。夢裏相逢,這曾是你最害怕的場景,而現在的夢裏永遠是國破的恐懼和故人不在的悲痛,你只想貪歡一晌,卻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,殘煙低草,寂寞空巷,空持羅帶,滿鬢青霜,池冰難解,不堪外行。一切不還都是自己造成的嗎?一切都不在了,你還不知道那鳳閣龍樓,玉樹瓊枝早已成了青煙,再無故人可對,你只想再行一步,再登一樓,再守望一次早已虛無的故人。

  人生如夢,一樽還酹江月

  今夜,雨打竹葉,嘩嘩作響,卻聽見竹林深處傳來一聲長嘯,你的思緒已隨着這雨聲回到了從前。自幼便飽讀詩書,學識不可謂不淵博,詩文書畫樣樣精通,“一門父子三詞客”是他人最高的褒獎,可為何只因幾首雜詩便被貶黃州?罷了,你爽朗一笑。黃州有何不好,出獵射虎,日啖荔枝,燒高燭,照紅妝,自得其樂,好不快活,只是自己的抱負何日才能實現?何日才能看見雲中持節之人?無妨,你加快腳步,手中的竹杖,腳下的芒鞋,不都是從容前行的保障嗎?人生的風風雨雨尚不懼,何怕這眼前風雨,雖無法為國效力卻也自以為樂,華髮早生又有何妨,門前流水不也能向西流去?春風料峭,吹散這最後一絲酒意,山頭斜陽已露出半邊,照亮前行的路,你還能再笑一次,再飲一杯,再撒一杯,酹江中月,守望一次美好的大好河山。

  了卻君王天下事

  今宵,燈火闌珊,一把劍,一杯酒,一片丹心,這是你僅剩的東西了。戎馬一生,仍然未得望神州處,滿眼風光也只能在夢裏相遇了

  自己征戰沙場,未贏得功名也罷,只嘆人間行路難。淚水匯成清江水,青山之外有長安,卻沒有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的人了,自己寫的萬字平戎策,怕是連種樹書也換不來了吧。你笑少年不識愁滋味,自己不也是欲説還休,鴻聲斷,鷓鴣清淚盡,唱徹《陽關》未得知音,你是否還有隻手補天裂的豪情?神州猶在,獨倚危欄,望斜陽外,可否換得紅巾翠袖為英雄拭淚?舉起杯中酒,花也杯中,月也杯中,白髮也杯中,夢裏的你又回到了吹角連營,沙場點兵,廉頗尚未老,你一定會再歌一闕,賦一首,再守望一次沉浮的國家社稷。

  守望了一生一世,不過在詩詞中繾綣了一夜,守望着人,山水,國家和一切。(山東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秦子淇)

初審編輯:孫貴坤

責任編輯:李洪鵬

相關新聞
推薦閲讀